站内搜索: 请输入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所具有的关键字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讲座 >

乌兹别克斯坦阿克汗—卡拉(Akchkhan-Kala)王城的考古发掘讲座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发布者:人大考古 发布时间:2018-06-16 10:54:47 阅读量:

  2018年6月13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考古文博系学术前沿系列讲座之三十四讲——“遗失于克孜勒库姆沙海中的艺术瑰宝:乌兹别克斯坦阿克汗—卡拉(Akchkhan-Kala)王城的考古发掘”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教学楼2119教室举行。本次讲座邀请艾丽森•贝茨(Alison Betts)教授为主讲人,由艾丽森的博士研究生孟琦现场翻译,魏坚教授主持,李梅田教授点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边疆考古研究室丛德新主任、墨尔本大学国庆华教授以及本校考古文博系刘未副教授、陈晓露副教授均参与了此次讲座,校内外师生及社会各界人士前来聆听,现场气氛活跃,学习氛围浓厚。

\

魏坚教授主持

艾丽森•贝茨教授讲座中
 

  艾丽森•贝茨(Alison Betts)教授,现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考古学系主任,是悉尼大学丝绸之路研究教授,也是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和古迹古物研究协会的会员,以及国际学院联合会下设中国与地中海世界项目监事会的荣誉委员。同时,她还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印度克什米尔大学中亚研究中心任兼职研究员。贝茨教授的研究兴趣涉及亚洲古代历史和文化的多个方面,主要研究区域为西亚(黎凡特)、中亚和中国西部,在牧业考古、沙漠景观考古、岩画与涂鸦、早期琐罗亚斯德教与火庙、石器技术及史前时期的外来植物利用等多个方向有着丰富的研究经验和成果论著。

艾丽森·贝茨教授与担任翻译的孟琦博士
 

  本次讲座主要介绍了位于今乌兹别克斯坦的花剌子模中心遗址:阿克汗—卡拉王城考古发掘情况,此遗址自1996年开始由卡拉卡尔帕克—澳大利亚考古队(Karakalpak-Australian Archaeological Expedition)发掘。

  花剌子模位于咸海南部,阿姆河下游三角洲。该地区的古人们在青铜时代依靠采集、狩猎、渔猎以及少部分农业为生,到铁器时代,阿姆河两岸的人群在生活方式上发生了分化:河东发现了定居的农业人群的村庄,河西则发现了游牧人群的防御遗址,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铁器时代晚期。在此之后,花剌子模曾短时间为波斯帝国所统治。公元前5世纪,花剌子模再次独立。
 

讲座现场

丛德新教授聆听讲座
 

  阿克汗卡拉则在阿姆河三角洲之南。测年表示遗址年代从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1~2世纪之间。城址整体呈方形,有大型围墙,其中西北角另有一圈小型方形围墙,含三处大型建筑遗迹。城址中心祭祀遗迹已被复原,为土台上建起的一层建筑,应是用来进行宗教仪式的场地。此次发掘共分11区进行,贝茨教授此次详细介绍了第10区的情况。第10区为仪式性性的建筑组合,位于小型方形围墙西北角,目前尚发掘了四分之一。内有塔城建筑,建筑外有走廊环绕,南部有入口,并有一处大厅,大厅的建筑风格可能来源于波斯,以石头为柱础,上接木柱。厅外有许多与祭祀相关的遗迹:如压腰型祭坛、长方形祭坛,并在长方形祭坛一角发现一象牙柱,模仿了波斯王王座的座腿,其上有带翅膀的形象,可能与国王权力有关。阿克汗卡拉有许多用火遗迹,走廊、大厅皆发现了大量的与琐罗亚斯德教相关的壁画,如人首鸟身祭祀图像。贝茨教授认为,花剌子模的国王效仿波斯国王,通过宗教祭祀来传达君权神授的思想。

  贝茨教授还提及了阿克汗卡拉东部的塔什克尔曼遗址(Tash-k’irman-tepe)。此地为宗教祭祀遗址,时代与阿克汗卡拉大致相当,可能稍晚,其火祭坛可能与琐罗亚斯德教有关。相比于阿克汗卡拉,遗址布局简单,出土遗物较少。
 

学生提问

国庆华教授参与现场讨论

陈晓璐副教授向大家讲解艾丽森•贝茨教授的回答
 

  讲座之后,国庆华教授及各位老师学生就遗址内容细节进行了提问,李梅田教授评议中指出,中亚地区属于文明交汇的十字路口,与中国文化的发展关系密切。我们目前对中亚腹地仍了解不够,还需钻研。魏坚教授总结道,中亚考古是目前世界考古学上非常重要的问题,两大文明中心的交流通道可能保留许多早期文明的遗痕。要研究文化交流,这些地方是我们必须要涉及的。中国考古学应该走出去,多接触国外的考古研究。这次的讲座给我们带来了中亚考古材料的新视野,全场受益匪浅。再次感谢艾丽森•贝茨教授,也让我们共同期待下一次的讲座!
 

\

李梅田教授评议

魏坚教授总结

合影留念

 

撰稿:吴楚韵

摄影:于柏川

友情链接